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重庆巫山“童养媳”事件再起风波,20年了噩梦还不能结束?

重庆巫山“童养媳”事件再起风波,20年了噩梦还不能结束?

图片说明:重庆巫山“童养媳”事件再起风波,20年了噩梦还不能结束?,。

分享川渝民生热点、美食,传递正能量!喜欢的朋友,可以点个关注!文丨幺妹 欢迎转载和分享父亲去死母亲出走,12岁被卖做“童养媳”马泮艳的老家在重庆市巫山县双龙镇金华村,父亲马正平曾任村大队书记。马泮艳在家中排行老二,家中共有姐妹三个孩子。后来马正平因超生被撤了职。由于父母之间感情逐渐恶化,父亲经常家暴,甚至将母亲脱光衣服吊起来打。1997年,母亲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当年4月,母亲用锄头将父亲砸死,因患精神疾病被免于刑事处罚。父亲死后,母亲带着3个女儿寄住在大伯马正松家。当时,马泮珍12岁,马泮艳9岁,马泮辉7岁,3人都辍学了。不久,母亲离家出走。大伯说她回湖北老家了,马泮艳则认为母亲是在大伯的殴打下逃走的,父亲的死让他一直记恨母亲和3个侄女。母亲离家后再未与家里联系过,3个女儿成了孤儿,大伯作为监护人名正言顺领取了国家发放给她们的补助金。马泮艳认为,她们并没得到很好的照顾,不仅没上学,而且还要做很重的农活。在大伯父家待了不到一年,13岁的姐姐马泮珍就出嫁了。婆家给了马正松一笔数额不详的抚养费作为补偿。2000年,12岁的马泮艳被嫁给了29岁的陈学生。而大伯从她身上得到了3000元钱的抚养费。但陈学生家却表示,实际给了7000元钱和500斤大米。12岁嫁做“童养媳”被殴打强奸,14岁诞下1女2000年马泮艳和陈学生到福建打工期间,陈学生强行与其发生了性关系,马泮艳因反抗受到了殴打。马泮艳找不到工作便回到了马正松家,并到双龙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得知她已出嫁后,便没有管。记者致电巫山县双龙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表示,马泮艳确实在2000年报过案,派出所对其做了医疗检查,证实她当时已不是处女。派出所与马正松取得联系,他说马泮艳已经嫁给了陈学生。派出所据此判断这是一起家庭纠纷,所以才没有管。马泮艳在广东的出租屋内做饭陈学生打工回家后,把马泮艳带走毒打一顿,并禁止马泮艳离开家附近100米的范围。即便是上厕所也会有专人看守,防止她逃跑。2002年,年仅14岁的马泮艳诞下一女。同年,12岁的妹妹马泮辉被大伯父嫁给了24岁的罗品金,大伯从她身上得到了4000元的抚养费。2005年,15岁的马泮辉生下了一个儿子。姐妹两人生育时年龄太小,又是在家接生的,分娩中都遇到了危险。接生婆甚至用刮胡刀片为马泮辉做“横切”,生产结束后又用普通的线缝上。所幸两人都母子平安。多名村民证实,当地不存在如此早嫁女儿的风俗,马正松的亲生女儿出嫁时已经21岁。马正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马泮艳姐妹出嫁时家里确实困难,他妻子也有精神疾病,自己一个人养活不了一大家子。而且当时亲家双方有约定,孩子送过去只是先养起来,等到了适婚年龄再结婚,就是过去的“童养媳”。四次逃跑终成功,姐妹找到出走的母亲2006年,马泮艳和陈学生再次到福建打工,她趁陈学生不注意逃到了邻近城市,靠着自学的制衣手艺找了一份工作。一个多月后,马泮艳在大街上遇到了在外跑长途的陈学生的妹夫,随即被控制并被转交给了陈学生。2007年,19岁的马泮艳又产下一男孩。在2008年以前,马泮艳一共逃过三次,但都没有成功。2008年,马泮艳得知马泮辉在广东打工,就从姐姐马泮珍处借了1000元钱,独自逃离陈家南下广东打工。因为马泮艳给陈学生生了儿子,此次陈家也没有特别着急地去寻找她。她就和妹妹一家在广东安顿下来,成为一名普通的打工妹。马泮辉在广东的出租屋内晾衣服马泮艳说,和陈学生结婚本来就不是自己的本意。她对于一双儿女没什么爱意,对于陈学生更是只有恨。陈学生经常殴打她,为了“管教”她不再逃跑,陈学生在床头放了一根半米长、一拳粗的木棍,经常无缘无故地打她,让她“老实一点”,自己现在身上还留有伤痕。陈学生在电话里威胁马泮艳,称如果马泮艳敢找别的男人过日子,他一定会找到她,把她打死。2013年,马泮辉通过母亲湖北老家的派出所找到失散了16年的母亲。此时,已经52岁的母亲精神疾病症状缓解多了,生活尚能自理。姐妹俩说:“妈妈找到了,我们这个家就算团圆了。”马泮艳(左)和妹妹马泮辉在商量母亲的莫名领证起诉离婚,控告强奸未立案在外打工时,马泮艳不乏有男性追求者。但到了谈婚论嫁之时,却发现自己早在2008年就已经登记结婚了。马泮艳说,她从来没有办理过任何手续、签署过任何文件,不知道陈学生是怎么把结婚证办下来的。正是因为这个结婚手续,马泮艳至今无法组建家庭。2011年,马泮艳在巫山县档案馆查到,2008年,20岁的她与陈学生结婚,办理了结婚登记。马泮艳猜测,可能是为了给小儿子上户口,陈学生托关系办理了结婚证,儿子的出生日期也被从2007年更改成了2008年。马泮艳的女儿已经14岁了2011年,马泮艳来到陈家,希望能够办理离婚手续。但是陈家人故技重施,一边对她严加看守,一边打电话给在外打工的陈学生,让他回来管教媳妇。马泮艳害怕再次陷入魔窟,当夜就逃离了陈家,至今5年再也没有回去过。2015年,马泮艳在广东打工期间遇到一位社工,她劝马泮艳勇敢地站出来,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2016年5月4日,马泮艳正式向巫山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自己和陈学生离婚。同日,她向双龙派出所报案,控告陈学生在自己未成年的时候就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属于强奸幼女。但是,派出所的民警却告诉她,强奸罪的追诉期最高只有10年。马泮艳今年已经28岁了,应该已经超过了追诉期,因此不予立案。对于马泮艳的离婚要求,陈学生的态度严厉而明确:如果马泮艳给他10万元作为两个孩子的抚养费,他就同意离婚。他毫不避讳地说,自己有能力找关系办下来结婚证,就有能力找关系让这个婚离不了。2016年6月,经巫山县人民法院依法调解,马泮艳与陈学生自愿达成离婚协议。马泮艳与陈学生离婚;两人的一儿一女,均随陈学生居住生活并由其抚养,马泮艳不支付抚养费;两人修建的砖混结构房屋一幢(共三层)归陈学生管理、使用,待办理产权证后归陈学生所有;马泮艳与陈学生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对外产生的一切债务由陈学生负责清偿。维权再起风波,孩子暑假来要抚养费?2016 年5月4日,她再次向双龙镇派出所报案,控告陈学生在自己未成年的时候就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属于强奸幼女。但是,派出所的民警却告诉她,强奸罪的追诉期最高只有10年,马泮艳今年已经28岁了,应该已经超过了追诉期,因此不予立案。律师意见:马泮艳案件并未过追诉期在这一问题上,几位法律界专家持几乎完全一致的立场:马泮艳的案件并未过追诉期。“刑法第88条第二款规定: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马泮艳在2000年时提出的报案,正是公安机关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情形,依法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刑法专家、律师许昔龙说。而且根据现行刑法第236条规定,无论以什么理由与不满14岁的“童养媳”发生性关系,均以强奸罪从重处罚,马泮艳在2000年时才12岁,比她大17岁陈某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已涉嫌强奸罪,当马泮艳向派出所报案求助时,派出所以这是“家庭纠纷”为由没有立案侦查,当事警察放任了违法犯罪行为,没有正确履行职责,已涉嫌玩忽职守罪。许昔龙还进一步指出,马泮艳的伯父在“嫁出”马氏三姐妹时,均从对方处得到钱财,有借此非法获利的嫌疑,涉嫌拐卖妇女、儿童,应当被追责。今年6月21日,马泮艳发博称孩子暑假会来找她并索要抚养费。马泮艳表示,面对被强奸生下的孩子非常反感,认为自己没有相应义务。马某质疑,“我这一生都是为了这个家庭了吗?”“好像我没有自己的人生了。”对此,你们怎么看呢?女子有义务抚养被强奸生下的孩子吗?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自由偷拍AV视频_A片BD_国内高清无码av网站--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重庆巫山“童养媳”事件再起风波,20年了噩梦还不能结束?

文章地址:http://www.tatLem.com/article/93.html
有关热门【重庆巫山“童养媳”事件再起风波,20年了噩梦还不能结束?】的标签